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系列 > 残魄御天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苏鲁的自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苏鲁的自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阅读:妖女宋姬传 星际:永生计划 冥界直通车 杀出生机 报告顾少,你老婆生了 大魏武神 圈禁宠爱:大祭司的全能甜妻 宠爱成瘾:萌妻不好惹
    | | |  -> ->  随着光线的拉近,秦宇的目光落在那书架之间的灰暗通道中,厚重的脚步声映着火光接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白色的衬衣配上红色的领带,然后是那长长的燕尾服和黑色礼帽,这身装束与大时钟界的很多人倒是颇为相像。

    衣服是这样,可是人却让秦宇整个脸色都变了,当那领带所系的脖子露出来时,秦宇看到的不是什么苍白如枯树的老人脖子,而是不断蠕动的触须,再往上看到的也不是什么五官和脑袋,而是全都揉在一起肉,根本没有什么五官,唯一有规整的是那好似昆虫触角一样树立在头上的两条线。

    说句实话,当见到这东西的时候秦宇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在他所有意识和记忆之中,无论多么丑恶凶狠的恶魔厉鬼都有最基本的形体,那就是五官虽少但绝不会没有。而眼前的东西令他感到那么一丝恐惧的不是长相,而是未知。

    未知的东西就是恐惧的源头,在这东西的身上秦宇感觉到了虚空栈道中那长舌怪物的一丝感觉,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但是秦宇的意识变化就证明了这气息是真的,因为他的意识变化成了之前的兽型。

    “这就是你原来的样子吗,看起来也不是很顺眼嘛。”苏老的语气带着一种久违的感觉,似乎看到秦宇身体的变化他并不感到惊奇。他从秦宇的面前经过,秦宇的目光凝视着这身影闪烁不定,那股气息虽然淡甚至没有,但他的意识依旧悸动不已,那爪子几乎就要按捺不住,最后被他强行克制下来。

    当这“老者”从他面前走过遮蔽火光的瞬间他有些愣神,也就是这一念之间,那种宿敌的悸动便消失不见,待到火焰的光芒在此耀眼,面前的人就在这分光错影之间变成了一个老者。

    “咳咳咳~~咳咳~~”

    白发苍苍的智叟老者从秦宇的面前走过,模样已经完全变成了人的模样,只是突然间咳嗽了起来。

    “前辈,您这是……”秦宇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已经无法确定眼前的这个人是朋友,还是说他也是那怪物的一员。究竟他对那怪物又了解多少,还有恐惧使者克格尔又是什么,一堆的问题萦绕着秦宇。

    “很疑惑是吧,咳咳,我叫苏鲁,这副样子就是我原来的样子,也是所有人面前所展现的样子,当然代价就是…咳咳咳~~~”

    “你也看到了,孱弱就是代价。”苏鲁去到桌子旁坐下,他轻轻移过桌上的灯盏,然后提起羽毛蘸着瓶中的液体开始在纸上壁画,画上几笔就要咳嗽几下。

    “既然这样,前辈为什么不维持刚刚的模样呢,只要穿上衣袍遮掩也没人会知道。”秦宇迅速地整理自己的思绪,而后拉开另一把椅子坐下。

    “这是你要的东西,都是最上级品质,拿去吧。”苏鲁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拿出了一颗碧绿色药丸,在那药丸之中隐约可见有蛇影在攒动,而药丸旁边就是泷夜草。

    来之前秦宇特意问过黄征这两样东西的价值

    ,以防自己成冤大头,用它的二话来说是价值连城,可是对方就这般弃之如履随意丢在桌上,甚至那绿色药丸滚到桌子边缘差点就掉下地去。只不过秦宇也没有去接,只是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收下吧,该付出的代价不会少你,我可不是慷慨的人。”苏鲁说完便硬憋一口气,打算一口气把手上的东西写完。

    “那边多谢前辈了。”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秦宇也就收下了材料。

    “不必客气,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对自己的情况还不了解,接下来我要说的事与你我都息息相关,所以我要你付出的代价也是你自己所需要去探寻的真相。”苏鲁说道。

    “前辈请讲!”秦宇真是道。

    “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见过它吗?”

    苏鲁终于写完了,确切的说是画完了,直到他扭转纸张将其推到秦宇的面前,秦宇才发现这上面是一幅画。虽然只是简单的线条勾勒的粗描,但是那长长的舌头裂开的嘴,比身体还要长的爪子,这无疑就是虚空栈道中所见的那恐惧的怪物。

    “它是~~”

    秦宇目光微凝,他的意识又恢复了来到这个世界时的样子,这幅画并没有画完,只画到腰部。

    “克格尔,恐惧的使者,穿梭于各个时空传播恐惧,也正因为这样它的样子才稍微有一些生灵的模样。不像我们~~呵。”苏鲁自嘲地笑了笑,原本是恶魔嘴脸的克格尔与他们相比起来可谓是英俊潇洒了。

    “你就是克格尔吗~~”

    秦宇拿起那白画,拿画的手不自觉地变成了爪子,仅仅只是视觉的刺激,他的手便自然显露出来,如此看来兽体的意识和第二身躯一定是与这克格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看来你果然见过,这么说你我的处境便完全一样了。听我说一个故事吧。咳咳~~”苏鲁回靠在自己的椅子上,灯光微微远离,在他的咳嗽声中他开始了断断续续地自述。

    也许是因为他对这场经历的印象太为深刻,又或者是他把太多的希望寄托在秦宇的身上,所以在叙述的时候讲得极其清楚细致,包括某些场景的细微变化和他的心里变化以及感受。而这对秦宇来说恰恰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这世上有让他害怕的东西,那么第一就是亲人逝去,第二便是未知。

    因此对于苏鲁细微的描述秦宇都记在心里,根据他所说,他曾经也是一位骑士,而且是教皇城的高级骑士,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他接了一个任务,正是因为这个任务暂时了他们整个骑士团,把他也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这其中有几个很关键的点,第一这是个匿名任务,内容简单但难度十足,那就是到东南溪谷去采集一种药草。因为东南溪谷中的魔兽都异常凶暴强大,所以就算雇主已经附上了详细的地图却没人敢接。

    接下来就是第二点,他们为什么接,那是因为他们收到的地图是原版,原本他们也不打算接

    ,可是在看到那地图之后他们都决定要去。其他人的感觉他不知道,但是他当时的直观感觉就是因为看到了那地图上神秘的文字,所以突然之间改变了主意。

    这里他叙述了当时的心境。那文字看第一遍时他觉得是什么纹路图案,并没有放在心上;看第二遍时他认为是一种文字,介于看懂和看不懂之间,觉得眼熟却不知道在哪见过。而在好奇心驱使下再去看第三遍,这次在他的耳旁响起了一阵阵低语。

    原本他是听不清这低语也不认识那纹路的,可两者配合之下那奇怪的文字就变成了他能看懂的名字——克格尔。之后再去看那地图的时候,他百分之百确定那里存在一种未知的宝物,也不知道这种判断的依据从何而来,总之在这鬼使神差的状态下便去了东南溪谷。

    一路上都无比顺利,每个人都斗志昂扬异常兴奋,而当时他们所走过的路就是如今铺在院子里的石子路,所看到的花也是左右两侧的花。而所去到的地方也并非是什么东南溪谷,那是一个神秘陌生的地方,像是一处花园,在正中央立着一尊雕像。

    越是接近那雕像,在他们心底那克格尔的呼唤也就越清楚越响亮,到了最后他们就像中了梦魇一般全都去触摸那座高大十几米的雕像。当手触碰到那雕像的一刻,一个无比强大的意志降临,整座雕像都活了。

    站立在那雕像上的东西就是画中的怪物,当他出现的时候那强大的意志进驻每一个人的意识心神。在苏鲁的感觉中这意志既不是要夺取他们的身体,也不是要消灭他们的意识,而是将恐惧加注在他们的身上。

    层层的恐惧就像是海浪一般一**袭来,苏鲁的意识也跟着变化,直到最后变成刚刚秦宇所见到的那个样子。更加诡异的是身体居然也跟着意识变化成一个样,整个意识和心神都被恐惧填满,被恐惧所支配。

    如若不是他的修为最高,并且在任务临行前他的修为有所突破意识增强,同时在突破瓶颈的时候服用了一些加强意识的灵丹,恐怕如今他也不会在这里,更不可能对整个过程感受如此刻骨。

    最后七个人都被恐惧支配朝着花园里不同的七条石子路离开不知所踪,他的意识虽然还有那么一点点没有被恐惧侵染,但身体已经完全是恐惧之躯。在最后石子路快要走完的时候他拼尽了最后的意识和魔力才夺回了控制权。

    也就是这时候身后的一切消失,唯一还留下的就是前面那二十步还没走完的石子路被他移到了此刻的小院中。虽然侥幸幸存,但原来的意识却再也回不来,从一个三十四岁的壮年变成了六七十岁的老人,并且这孱弱的意识每时每刻都还要保受层层恐惧的摧残。

    最后等到苏鲁从那地方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接下来将近百年他都在寻觅克格尔的踪迹,虽然一直没有找到,但却找到了一些关于它的古老记载,也才得知了它是茉莉安女神成神之前散播恐惧的使者。....杂读小说网秒更残魄御天最新章节,欢迎收藏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新书推荐: 超级兵王俏总裁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一剑斩破九重天 天阿降临 王者时刻 穹顶之上 天帝传 穿越者聊天群 苏联1941 寰宇之皇